木质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质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汇改的逻辑与人民币的出路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9:53 阅读: 来源:木质纤维厂家

汇改的逻辑与人民币的出路

将本币钩住某种国际主导性货币,并维持本币与该主导货币之间汇率不变的固定汇率制,是外汇本位制中一种较为常见的形式。外汇本位制的另一种形式,是将本币钩住一篮子国际主导货币,确保一定金额的本币可以购买这一篮子货币。本质上,钩住一种货币与钩住一篮子货币并无明显区别,其目的均在于维持本币币值的基本稳定——在国际主导货币的价值基本稳定的条件下,本币对外和对内的价值稳定可同时实现。  尽管如此,钩住一种货币与钩住一篮子货币之间仍然存在着一定的区别。最明显的,钩住一种货币,本币对所有其他货币皆浮动;钩住一篮子货币,本币对所有货币皆浮动,但是浮动范围相对较窄。为说明这一点,不妨设想一个只有三种货币——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外汇本位可以采取人民币以6∶1的固定比率钩住美元(或者以8∶1的固定比率钩住欧元)的形式,也可以采取人民币以固定比率7∶1钩住由美元和欧元各0.5个单位组成的货币篮子的形式。假定由于某种原因,美元对欧元升值了20%,那么在前一种情形下,人民币兑欧元也升值20%(或者当人民币钩住欧元时兑美元贬值16.7%),而在后一种情形下,人民币兑欧元仅升值8.6%,同时兑美元贬值9.5%。  与仅仅钩住单一货币(也即通常所指的固定汇率)时相比,钩住一篮子货币同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本币外部价值的稳定,并且由于本币的外部价值现在不再仅取决于单一货币,因而既可以显著降低对该种货币价值稳定性的依赖,又能够有效减轻来自该国的政治压力。因此,当某种国际主导货币自身价值不够稳定,或者单方面钩住某种货币有较大的政治压力时,钩住一篮子货币比仅钩住一种国际主导货币就更为可取。  东南亚金融危机后,人民币单方面钩住美元,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长期维持在8.27左右。由于无法通过贬值来降低对中国的贸易逆差,2003年前后美国开始要求人民币升值,并屡次威胁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在这一背景下,自2005年7月21日起,人民币汇率不再钩住单一美元,转为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  当然,钩住一篮子货币,仍然可能导致一篮子国家就汇率问题联手施压,但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毕竟要小得多。同样,篮子内货币相互竞争性贬值的可能性也远比单一货币贬值的可能性要小。不过,并不能据此就认为钩住一篮子货币优于钩住单一货币。钩住单一货币的最大优点是为货币政策设定了一个明确的规则,“为价格水平、利率和未来货币政策的变化方向提供了清晰的指引。”  相反,“采纳货币篮子……通常不是货币政策的一个透明的目标。”“篮子里的货币越多,计量单位统一的优势就越小……与资本市场的关联就越没有效率。”在经典论文《最优货币区理论》中,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教授在讨论“通货数量”时指出,“容易明白:定价成本和兑换成本将随货币数目的增加而增长。如果外国产品用外国货币定价,交易时必须转化为本国货币计价,那么货币就不能最有效地发挥其定价功能。如果存在多种货币,货币作为交换媒介就不那么有用。”这一论述同样适用于外汇本位制下钩住一篮子货币时的情形。一个包含世界所有货币的货币篮子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实践中,每个国家(或地区)面临的约束条件不同,做出的选择也不一致。例如同样是小型开放经济体的香港和新加坡,前者选择了钩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后者选择钩住一篮子主要贸易伙伴和竞争对手货币,并依据对该国的贸易依存度确定篮子中各币种的权重。中国的情形略有不同。1998年至2005年汇改之前,尽管货币当局没有正式声明,但一般认为此期间人民币钩住美元;2005年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  参考一篮子货币与钩住一篮子货币并不完全相同。按照货币当局的解释,人民币汇率“还需要将市场供求关系作为另一重要依据,据此形成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但货币篮子毕竟对人民币汇率变化起着重要的参考作用,并对央行管理和调节人民币汇率提供了重要的指导。考虑到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时点,笔者倾向于认为,人民币从钩住美元转向参考一篮子货币,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来自外部尤其是美国的政治压力的影响。另一方面,大概很少有人能够否认,长期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和影响力趋向于下降。  这意味着,即使没有源于外部的政治压力,人民币从钩住美元转向钩住其他主导货币或者一篮子货币也很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换言之,由于货币的崛起和衰落通常是缓慢的过程,钩住单一货币会面临着转钩时点选择的难题——要么太早,要么太晚,反正就是不容易做到恰好。  钩住一篮子货币就不存在这个麻烦。以一篮子货币为本位,必须相应赋予各币种一定的权重,最佳的方法是以本国对各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占全部贸易额的比重为权数,或以本国全部贸易额中各结算货币的比例为权重,并根据贸易变化情况进行动态调整。这样,当一种传统的国际主导货币地位日渐衰落,或者一种新兴货币冉冉升起,就能自动通过货币篮子中权重的变化——上升的货币权重提高,衰落的货币权重下降——得以反映。  如果最终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货币,就像今天的美元那样,那么仅仅包含外币的货币篮子就只具有参考价值,因为对外贸易中绝大部分均以本币结算,利用货币篮子中外币结算的贸易额只占全部贸易的极小份额。在这种情况下,以外汇为本位就不可行,而必须采取诸如通货膨胀目标制或者其他的货币准则。尽管如此,货币政策仍需兼顾货币篮子,避免因政策过度宽松导致本币持续贬值而自毁长城,维护本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支配地位,并充分享用由货币支配地位带来的巨大利益。事实上,在笔者看来,美国正是这样做的,尽管美元甚至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名义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