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质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8名硕士新农人匠心种粮忙【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04:31 阅读: 来源:木质纤维厂家

中国江苏网3月22日讯 3月20日,南京市六合区横梁镇三友湖畔,一帮人聊的正嗨,突然春雨沥沥。艾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光笑说,“春雨贵如油,看到下雨我们可开心了。”

三友湖畔,艾津的1000多亩试验田坐落于此。王光指着地里的“草”说,这个是紫云英,到了四月,就是一片紫色的花海,“紫云英是一种有机氮肥,种了它,水稻就可以少施化学氮肥。”

打磨产业链,匠心去种粮

艾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有40多名员工,其中硕士18人。种田,是他们的日常工作。

2013年成立植保公司开始做植保服务,到了2015年,集团董事长张申伟总觉得光做植保还缺了啥,“农民种田,技术是难点,增收是痛点。尤其这两年,粮食收购价下跌旨在倒逼供给侧改革。改革,一定要考虑到产业链,把一二三产业融合起来。”

张申伟决定做一个探索者。他租了1000多亩地,组建团队,开始他的全产业链试验,从插秧、施肥、打药到收割,所有环节都是团队的高学历年轻人们自己干。“我们必须把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吃透,用匠心去种粮,这样今后在发展农民加入我们的优质稻米联合体时,才能保证产品质量的稳定。”他说。

长期从事制造业的张申伟,第一件事就是给产品定标准。80后的金振鹏,目前是艾津技术集成研究院院长,是“艾津欧标”大米标准的主要制定者,“我们这个大米一年只种植一季,将欧洲食品标准、国际食品法典和绿色标准进行整合,包括安全控制指标497项,口感品质指标14项,膳食营养检测10项,共计521项,比拥有304项标准的‘日标’大米,还多出219项,是目前国内外标准最多的稻米品牌。”

制定产品标准后,还要制定工艺标准。农业的产业链长,种子在生长过程中有种种不确定的因素。王光说,种子是大米品质的主要因素之一,但不是全部,“同样种的是南粳系列,种植技术、收割加工保存技术不一样,最后消费者吃到的大米就会不一样。就拿烘干来说,脱水速度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这样才能保证消费者吃到的是‘活米’。‘活米’什么概念?看烘干后的稻谷泡水里会不会发芽,用能发芽的稻谷加工成的大米就是‘活米’。”

既然涉足了产业链,还得研究消费者的潜在需求。1000多亩的试验田,其中500亩是“定制田”。消费者定制一亩田一年可以拿到60张“粮票”,“粮票”上有一个二维码,扫一扫即可兑换。“‘粮票’解决的是大米的新鲜度问题。我们还需解决消费者的细分需求,儿童、老人吃的大米应该有区别,熬粥、干饭、炒饭,所用的大米也应是有区别的。”负责营销的郭霞说。

在张申伟看来,农产品其实跟工业产品一样,要有匠心,要静下心来去打磨产业链,才能打磨好产品,“有好的产品,让消费者用合理价格购买,以此带动农业可持续的发展。”目前,艾津的优质稻米联合体计划已启动,已有一个村合作社、两个家庭农场加入。在联合体里,所有的关键点将由艾津来控制,并承诺“加5毛钱一斤来收购”。用张申伟的话来说,他的理想是打造一个农业现代服务业的“金陵饭店”,输出技术、服务和管理。

新农人,因为被认同所以坚持

农业全产业链的探索离不开新农人的加入。别的年轻人在享受城市的繁华喧嚣,这些80后、90后在想什么?

1987年出生的李士杰是1000亩试验田的“大管家”,硕士毕业于中国农科院,“之前在南农水稻所工作,但我学的是栽培学,相对于科研工作来说,实践的重要性大于在办公室的数据分析。2016年,我跳槽来到了这里,成为一个正宗的新农人。”当了两年多的新农人,他觉得压力很大,“不但要自己吸收掌握先进的东西,还要把落后的人带动起来。一开始用无人机来打药,我们的小伙子在这边按遥控器,农民一个个来看,问这到底在干什么?打药行不行?现在我们的植保服务范围已有15万亩,飞机飞一下,100亩地三个小时就搞定。”

王光来自安徽阜阳的农村,从小深知父母种田的辛劳。他不仅在公司分管技术,还是一个专业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师,每年在六合地区培训一千多人次,被农民们亲切地称作王老师。 “一个星期不下田就心慌。夏天特别忙,一般从6月份开始一直到9月份,基本上天天都在田间地头。”他说。

公司里还有8个90后,基本上都是这两年毕业的研究生。

1992年出生的赵东磊,南京农业大学毕业,“上班的第三天,铺盖还没捂热,就把我送去‘戍边’了。在浦口的汤泉农场呆了三个多月,每天从早上五点多忙到晚八点。农场3000多亩地,农户很分散,一天要接几十个电话给农户发药。我们还要负责病虫害监测,教农民怎么预测虫害的高峰期。虽然挺辛苦,但农民们的认同让我很有成就感。”

1993年的叶奇也是南农毕业的硕士,“我也是刚来上班就去派去查田了,有时也会抱怨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专业,为什么放着大城市的写字间不呆天天下农田。当初选专业时也并不是说特别热爱农业,后来就是想用自己学的东西去做一些事。现在我天天做的事就是下田取土样,测土壤养分数据,然后出一个肥料的配方。” 年轻人们大多平时住在基地,双休日有时会进城逛逛,他吐槽说,就是找女朋友难,后悔没在学校把个人大事解决了。

看上去憨憨的梁耘,多才多艺。1994年的他,是1000亩试验田的“小管家”,每天在那千亩田里转,一天走3万步是正常的,他要查看紫云英长的怎样、地里水份情况咋样,看到田间的垃圾要及时清理……他说,父母也支持他当新农人,说他带回家的米好吃,“我挺得意,这可是我和小伙伴们亲手种出来的。”

金振鹏说,“新农人”三个字的重心在“新”,因为有了这些高学历新农人的加入,在优质稻米产业链过程中,每个环节有了更多的新创意,“促使我们在这行干下去的原因是,我们深信,五年后甚至十年、二十年后,农业是能赚钱的一个行业。农民,会成为一个让人羡慕的职业。”

痛点在哪里

然而,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农业的全产业链,依然有痛点。

艾津最近刚成为省供销合作总社开放办社的会员。省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诸记录对其赞叹有加,“这个公司有三个亮点。第一,把农业的产业链留在乡村,推动农民就近创业就业。第二,发展了农业的生产性服务业。第三,一帮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解决了谁来种地的问题。”

这些亮点恰恰正是目前农业产业化亟需解决的难点。江苏有2660多万农村劳动力,大概有70%转向了城镇跟非农产业。诸记录说,种地的劳动力少了不要紧,关健是不能老龄化,“江苏前几年统计的务农劳动力的平均年龄是58.6岁,年龄偏大。这个是绕不过去的问题,总归要解决。日本在鼓励年轻人务农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

李士杰目前在推广他们的优质稻米联合体,“在跟农民谈这个事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年龄比较大的农户较难接受我们的理念,年轻一点的,想继续种粮的,听说能赚钱,就比较感兴趣。”

张申伟则认为,目前农业政策的制定上还没能跟上农业发展的新变化,“例如,在政策扶持方面,对社会资本的进入还是有一定的壁垒,支持力度相对国字头企业、家庭农场、种粮大户较小。”

据了解,目前国家级、省级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绝大多数是加工流通企业,服务类的占比很低。“遗憾的是,人们往往只把生产性服务业视作制造业中间服务的产业,忽视了农业同样也需要生产性服务业。”诸记录说,我们应该在已经制定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扶持政策体系的同时,研究制定促进新型服务主体发展的政策措施,包括财政税收、基础设施、金融信贷、农业保险、人才培养等,使两个主体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业内人士指出,有关部门应该像发展家庭农场、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一样制定扶持名录和服务标准化体系,加快培育一批区域内有影响力的新型服务主体。研究采取政策措施,把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作为农业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来打造。

记者 宋晓华

环球冒险游戏下载

巴啦啦魔法变身2破解版

万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