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质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控杀妻焚尸副总编写万言书翻供遇火逃命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3:49 阅读: 来源:木质纤维厂家

案发前,中国电子报社原副总编辑常林锋主持发布活动。资料图片

常林锋被控制后,侦查人员正在对常林锋进行心理测试。视频截图

今年3月23日,中国电子报社原副总编辑常林锋涉嫌杀妻焚尸一案,在北京市高院二审开庭。10个月前,常林锋一审因故意杀人罪、放火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此后常林锋不服提出上诉,称一审法院采信自己的有罪供述,是出自刑讯逼供和超强审讯,“是莫须有的罪名。”目前,二审尚未宣判。

一个曾经的“五好文明家庭”,妻子死亡,丈夫被抓,只剩下患有自闭症的10岁儿子。

4月7日,中央财经大学家属院,常林锋与妻子李燕(化名)的家。

紧锁的防盗门上落满灰尘,依稀可见“五好文明家庭”的门牌。

四年前的一场大火,改变了常林锋一家的命运。

事发十几天前(2007年的五一节),44岁的常林锋和妻子李燕在青岛照顾孩子。

常林锋的表嫂张建华回忆,那些天都是常林锋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嫌洗衣机洗不干净,脏的地方捞出来自己手搓。”张建华说,当时他们夫妇俩就曾拌嘴,常林锋都是躲进卫生间压低声音发脾气。

一审认定“杀妻焚尸”

对于这场大火,一审法院的认定和二审常林锋的陈述,几乎截然相反。

2010年5月,北京一中院一审判决,认定2007年5月16日凌晨,常林锋在自己家中与妻子李燕发生口角,用手扼压李燕的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随后,常林锋将妻子尸体运至该单元一层楼道内纵火焚尸,并导致火灾。着火过程中,常林锋本人和两名邻居被烧伤。

法院审理时采信常林锋在羁押期间的有罪供述,2007年5月15日,常林锋因为工作忙到当晚11时许才回家,妻子说自己的一位深圳朋友带孩子来京治病,想借住家中。常林锋当时没有表态,于是妻子说“能不能住在这里你给句痛快话”。

由于反感妻子这种语气等,两人发生争执,从扔东西到互相厮打,直至李燕被掐死。在考虑了两三个小时后,因为当晚风大,常林锋便想到了制造火灾现场造成妻子逃生时被烧死的假象,便把妻子的尸体背到一楼并点火……

对此,常林锋辩护人赵运恒称,二审开庭时常林锋明确表示,自己上述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诱供、超强审讯的情况下取得。

但二审出庭作证的预审人员否认存在刑讯逼供等。

二审时翻供“遇火逃命”

在常林锋的陈述中,火灾变成另一“版本”。

当晚回到家中,夫妻简单交流了朋友来借宿和孩子在青岛情况,随后便分头在南、北屋里睡觉。熟睡中,常林锋被楼下的嘈杂声吵醒,到阳台拉起竹帘一看发现已经浓烟滚滚,于是慌忙跑到妻子所在的北屋。当时妻子正在慌乱中起身并询问外面出了什么事,得知着火后便跟着常林锋往外跑。

“我奔出房门后拼命往楼下冲,但刚冲到二层附近就感觉冲不下去了,一股浓烈的高温烟团把我顶了回来。”常林锋描述,他转身往楼上跑,跑到五楼一户邻居家,等来了救援人员。

但据当时经历了大火的一楼、三楼多位住户回忆,由于火势巨大,防盗门都烧得烫手,他们打完119后只能扒着窗户等待救援。

最终,妻子李燕烧焦的尸体在一楼楼道内被发现。经鉴定,“不排除是被扼压或掐勒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后焚尸”。

对此,辩护人赵运恒称,这一鉴定无法排他性地证明李燕系被掐死。他认为,目前无法排除李燕逃生过程中因碰撞、惊恐等原因导致昏倒,顺楼梯翻落至一层平地等可能性,这与常林锋前后不一的供述之间,无法形成闭合证据链。

但二审时公诉人对此提出反驳,称李燕气管内没有炭尘,如果她昏倒在火场,不可能没有吸入炭尘。

能力强受重视的副总编

32页钢笔书写,字迹还算工整的信件,辩护人赵运恒说,这是常林锋在看守所用烧伤的手写的“万言书”。

“为了孩子也为了我们自己的家庭,我们全力以赴与时间赛跑。”常林锋在信中表示,作为一对患难夫妻,他根本没有理由加害对方。

1963年出生在河南郑州的常林锋,案发前担任《中国电子报》副总编辑,负责家电新闻的采编与经营。作为报社创收的重要部门,常林锋在单位的地位举足轻重。

常家姐弟三人,都受过良好教育,排行老二的常林锋本人1985年从武汉大学经济专业毕业,随后顺利分配到北京工作。

弟弟常林朝回忆,哥哥从小喜欢画画、性格温和。兄弟俩相差两岁,当初在一所学校念书,哥哥挨打却不敢还手,总是弟弟帮忙“出头”。

工作能力强,是同事们公认的评价。在常林锋主持下,曾在一年内办六七场行业论坛,平均一场论坛净赚50万左右。左延鹊刚入行时,是常林锋带他跑业务。他回忆,常林锋不吸烟、不喝酒、不唱歌,但在饭桌上也能谈笑风生。

按照常林锋自己的说法,“有着令人羡慕的事业与美好的发展前程”。

要强的妻子爱跳舞

舞场上,一黑一红舞动的身影,曾是外人对常林锋夫妇的印象。

妻子李燕是中央财经大学的一名教师。该校学生处邓晓群是李燕的好友,她们曾在一间办公室共事多年。

邓晓群称,李燕最初也是做行政,但她要强、好学,因此争取到去文化与传媒学院任教。

在邓晓群印象中,常林锋话不多、舞跳得好。

没孩子之前,常林锋夫妇经常四处参加跳舞比赛,闲时在京就和邓晓群等朋友一同跳舞,甚至在全国国标舞锦标赛业余组挺进三强。

那时小两口也偶有拌嘴,常林锋还会开玩笑说,“我可不能跟她离婚,她这种祸害放在社会上怎么办?”

弟弟常林朝眼中,成年后的哥哥很小资,喜欢喝咖啡、家里也布置得典雅。

同事们描述,常林锋买数千元的皮鞋,穿挺括的衬衣,看《时尚男士》、《座驾》杂志。

儿子出生打乱家庭

“长期以来,我们都在为自己的事业而奋斗,家里的事情顾及得不多,所以到了中年才有了孩子。”常林锋的亲笔信中写到。

2001年,38岁的常林锋有了儿子宁宁(化名),但两岁时就被确诊患有先天性自闭症。

“有语言却很难与他人交流,有听力却是充耳不闻,有行为却总是与你的安排相违背。”常林锋信中说,“曾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我们俩因无望而陷入痛苦的深渊不能自拔,经常背着孩子相拥而泣,以泪洗面。”

曾去过常林锋家的邻居描述,60余平米的房子分作南北两间房和中间的门厅,夫妇俩将朝阳的南屋与阳台打通,摆放了大量康复器材给宁宁做训练。

常林锋在信中回忆,当时他每天下班回到家中,根本顾不上吃饭就开始训练孩子,晚上9点训练结束后大人筋疲力尽,而孩子却因为有病入睡困难,还要再折腾两三个小时。

2006年4月,夫妇俩了解到青岛有一家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后,同年10月起开始在青岛租房给儿子治疗。

表嫂张建华被请去照顾宁宁,她称每月光学费1800元,加上房租、补课费等近万元,夫妇俩经济负担明显加重。

不过,在康复训练中心的帮助下,宁宁每天都有进步,学会了叫“爸爸妈妈”。

重压下夫妻常吵架

自从有了这个特殊的孩子,舞场上再也难见夫妇俩身着一黑一红舞衣的身影。

邓晓群说,李燕从不在外人面前诉苦,有时说自己请科研假出国,实际上是请假陪孩子看病。由于长期遭受压力,李燕免疫出现紊乱并经常腹泻。

同事左延鹊等人曾去常林锋家做客,“当着我们的面吵架……”左延鹊回忆,这让身为领导的常林锋在下属面前倍感尴尬。

除此之外,单位每年夏天组织集体旅游,同事们也发现,常林锋夫妇当众发生口角。

得知宁宁的病情后,同事们都很同情。“我最大愿望,就是能比孩子多活一天。”左延鹊回忆,常林锋曾对他如此感叹。

昔日的几位邻居称,常林锋平时有些冷漠,甚至在楼道里遇到也不打招呼。但他们不敢相信常林锋会杀妻焚尸,“毕竟是生活在一起近20年的两口子”,但事实是李燕死了,常林锋被“抓了起来”。

李燕唯一的妹妹不愿接受采访,她说“可能都疯了吧,也不知道是想到还是没想到(这个局面)”。

事发到现在,宁宁已快四年没见过父母,他更不知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去年1月16日宁宁生日时,常林锋在看守所里画了张儿子的素描寄出来。

照顾宁宁的张建华说,由于没有幼儿园、学校可去,10岁的宁宁又回到训练前的状态,跑丢过两三次,“伤心时(宁宁)一哭哭两个小时,也找不到任何理由。

广州工作签证出国

广州注册公司代理记账

广州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注册公司多少钱

注册公司章程

进出口经营权申请

广州筹划税务师